智慧普法平台
欢迎您进入智慧普法平台!
首页 > 法治文化 > 文艺文萃
雨夜来客
人民公安报 2022-04-11

  □刘志坚

  夜深了,从高速公路下来的车少了,许久才有一辆车经过,我们这个位于高速公路路口的执勤点自然也冷清了下来。

  我们几个人坐进帐篷内。说是帐篷,其实就是用铁架子搭起来的一个棚子,棚子顶部和靠公路里侧的一面铺有防雨布,另外几面是敞开的,方便我们看清从这里下高速进城的车辆。

  也不是干坐着,有人在统计接班以来经过的车辆、人员,有人在值班簿上记录情况,有人拿着手机看工作群里有没有新的通知。我摆弄起手中的照相机,看自己抽空拍摄的执勤照片效果如何。

  “晚上好,你们辛苦了!”一个声音突然从外面传来。我抬头看到来人一手举着伞、一手提着个塑料袋,雨水从他的伞上不停地滴落着。

  这么晚了,过来啥事?我内心一阵嘀咕。其他人也抬头看向了他,露出疑问之色。

  来人一副自来熟的样子,放下雨伞,把塑料袋搁到我们登记用的桌子上,说:“抗击疫情、人人有责,我也干不了别的什么,寻思着你们通宵加班,整了点水饺和蛋炒饭,送来给你们垫垫肚子。”

  奇怪,我本来不觉得饿的,他这么一说,突然像闻到了饭菜香,肚子咕噜咕噜叫了两声。不过,咱又不熟,也不能你随便弄个东西往这一放,我就敢吃不是?

  “谢谢您的好意,东西就不用了,您带回去吧。”同事小郭站起身客气地对来人说。

  “刘所,是我呀,你忘记了?”来人没有接小郭的话茬,而是对着我说,“阿丘,我是阿丘,我奶奶现在还念叨你呢。”他那热切样,如果不是因为疫情,怕是要抓起我的手狠狠摇几下吧。

  阿丘?奶奶?我在脑海中搜索了一下,再看看对方二十六七岁、胖乎乎的样子——有了:几年前我在派出所当所长,有次出警遇到一个神志不清、找不到回家路的老人。我花了一番功夫搞清了老人的情况后,开车把老人送回了家。记得当时联系到老人的家人时,一家人正急得团团转呢,那家人就是阿丘他们家。

  作为派出所民警,类似的警情我经历得多了。后来我们派出所接到一起警情,一伙年轻人在夜宵摊上因为喝酒、敬酒发生口角、打架,同事出警把双方带到所里处理,这个阿丘也在场。鉴于双方只是相互推搡,并没有造成实质性后果,我们对双方予以训诫处理。那次我以送阿丘回家的名义去了他家里,看到了他奶奶,还被他奶奶抓着手聊了好一阵呢。

  想到这儿,我看着阿丘笑了笑,说:“记起来了,奶奶还好吧?”

  “好,好,不过总说起你,说那个见了人就笑眯眯的刘所长怎么不来看看我呢。”阿丘回答。

  看到旁边其他人疑惑不解的样子,我把两次出警的事简单说了说,大家也笑起来。看了看桌子上塑料袋中的几个饭盒,我问阿丘:“这是?”

  阿丘说:“刘所长,是这样的,夜宵那件事之后,我到外地学了点厨艺,回来开了个小饮食店,生意还过得去。现在疫情又反弹了,再做堂食生意,不符合要求,我就关门歇业了。那天经过高速路口的时候看到你们在这里执勤,我寻思我也得做点什么,跟我奶奶一说,她就让我做点夜宵送来。大家趁热吃吧……”

  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了,只是叮嘱他回家路上慢点,注意安全。阿丘答应了一声,钻进他的客货两用皮卡车之前,又扭过头说:“对了,我组织了一帮兄弟,都是上回听过你课的那几位,明天开始去社区做疫情防控志愿者,我也要为防疫作贡献!”

  阿丘离开了,雨仍在下着,一阵风吹来,我内心却涌起一股暖意。

  (作者单位:江西省共青城市公安局)

(责任编辑:牛文君)
 
智慧普法平台